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一位女性官

在西部片当中,经常出现的场景是,一位骑着奔驰而来的高头大马的牛仔逆着风沙,出现在画面的正中,砰砰开枪,敌人倒下,牛仔绝尘而去。

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一位女性官奥康纳(OConnor),出生在亚利桑那的大牧场。从小在牛仔环绕当中长大,在内心中藏着一个牛仔的形象,这个形象激励着奥康纳注重个人的奋斗与努力,重视个人团体,比如公司的利益,警惕联邦权利的扩张。

在个人奋斗中,奥康纳同样重视借重周围人的力量。虽然她作为亚利桑那州议员,积累了工作太过积极的“坏名声”,但她同样在伯格官和伦奎斯特官那里,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成为她获得提名的重要助益。

作为一个更加推崇保守派价值观的法官,她在其政治生涯的初期,受到保守派教父戈特华德的提携,被提名为官的时期,她在涉及堕胎等女性权益的问题上保持缄默。

但她成为官之后,并没有完全秉承其教父的价值观。她将女性堕胎权的限制添上了枷锁,却又为女性免于遭受性骚扰,争取到一小步的权利。

奥康纳法官一定是个讲故事的高手,她在未获提名之前,和伯格官曾经有深夜的畅谈。但她本身却没有更多有趣的故事,除了成为官之后,汽车在荒漠当中抛锚,躲进灌木丛小解的趣闻之外,这是她牛仔习性的尽情展现。

她的故事,更多体现在她对自己所审理案件尺度的拿捏与掌握,让她成为那个时代官里面最有权力的人。她没有如同金斯伯格官一样,创造出一条女性平权的新路,但她小步前进的策略,却有力的推动女性平权的事业前行。

奥康纳官的故事,就是她的案子。让我们一看她的案子,体会她的故事与心路历程,或许,在阻力过大的地方,小步前进的策略,不一定是委曲求全,而是更有力的策略。谁知道呢?官目光如炬,她照亮了未来。

美国高院迄今为止的四位女性官 奥康纳(左一),索托马约尔(Sotomayor), 金斯伯格,卡耿(Kagan,右一)

现代护理事业的开创者是南丁格尔,是一位伟大的女性,现在“男丁格尔”变得越来越多,男性护理人员的出现,对传统的男女观造成了冲击。奥康纳就职后一个月的案子,就与男丁格尔有关。

在密西西比河流淌过的密西西比,有一所美国最古老的女性公立学校,学校里面教着女性如何创造并保持美好形象,同样教着南丁格尔开创的古老事业—护理学。密西西比女子大学被起诉其护理专业不招收男性学员,官司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开创的事业,在奥康纳官这里得到延续,她在给出的意见当中提到金斯伯格律师在最高法院第一次出庭的里德诉里德案(点击前文),还提到了弗朗蒂罗诉理查森案,她写到:“检验基于性别进行等级划分的有效性,必须在该前提下进行,突破关于两性角色与能力的固定观念。在确认一项法规的宗旨本身是否反映了陈旧、刻板的观念时,必须格外谨慎,因此,如果一项法规排除或保护某一性别的原因,是假设他们有与生俱来的缺陷或天生低劣,该目标本身就不正当。”

从小被作为淑女培养的金斯伯格,与从小被作为牛仔培养的奥康纳,走在男女平权的路上,并没有依据其性格来选择自己的论证,而只是基于她们对于宪法修正案的理解。女性本身的身份,并不能成为男女平权的依据,男女的平等,无论在能力上,还是实践上,才是男女平权的依据。

奥康纳官对于女性权利的推动,并不意味着她离开了对于传统女性观念,即女性应该呆在家里相夫教子的观念的依赖。她将自己定位为司法制度的传声筒,而不仅仅是女性在最高法院的利益代言人。虽然她在涉及女性权益的案件审判时,会对斯卡利亚官说:“安东尼,你知道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吗?”

奥康纳官推动着女性权利的前行,采用着一种粗浅的方法论,受到其自成年以来保守主义价值观深刻的影响。她是行动上的巨人,而理论却稍显欠缺。

但这条路线的选择,并不意味着奥康纳官在推动着女性权益前行时作为不大,在女性作为弱势方遭受性骚扰的案件里面,虽然奥康纳官将公司的责任限定在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里面,但她也为女性争取权益开了一个口子。

最近几年,声势浩大的女性免受男性性侵及性骚扰的运动,奥康纳达法官的判例,无疑为其奠定了有限的法律窗口。女性为了工作,被迫忍受上司性要求的时代,在奥康纳官推动下,渐行渐远。

在女性堕胎权问题上,金斯伯格官对于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异议处在于其未能尊重各州的权利。而奥康纳官对于女性堕胎权虽然增添了限制,但在堕胎权的有无上,奥康纳官追溯到美国立国的根基,五月花号上的美国先贤,为了自由不息投奔怒海。在堕胎被禁止时的美国,不少美国富裕阶层的女性,以另外一种方式投奔怒海,奔赴欧洲允许堕胎的国家堕胎。

奥康纳官提问当时司法部副部长,如果人口过剩,会不会要求女性堕胎,会不会最终导致要求女性强制堕胎。对于女性堕胎权的限制,限制了女性的自由。在老布什总统提名的苏特和托马斯官履职以后,堕胎权岌岌可危,奥康纳官投出的坚定一票,美国最高法院保住了女性支配自己身体的自由权利。

金斯伯格官遭受到疾病的多次困扰,而奥康纳官也未能幸免,1988年,奥康纳官罹患乳腺癌。她首先考虑的不是疾病的治疗,而是最高法院的工作。在疾病治愈多年以后,金斯伯格官说:“她的故事,给予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女性希望以及像她一样坚持下去的勇气。”

2009年,奥巴马给退休的奥康纳授予自由公民奖,这是美国国民的个人最高荣誉

同样是疾病,让奥康纳官回到了自己所坚持的家庭价值观,在丈夫罹患老年痴呆症以后,他忘记了自己的妻子,爱上了同在病院的其他患者。奥康纳官义无反顾的选择从最高法院辞职,回到家庭,照顾自己的丈夫。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aconiatrading.com/,斯卡利亚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