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奎斯特:长眠在阿灵顿国家公墓的首席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aconiatrading.com/,斯卡利亚

2005年9月7日,前任首席官伦奎斯特的葬礼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举行,他成为长眠在此的第二位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官。另一位是塔夫脱,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由总统转任的首席,正是他在位期间,成功筹款修建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楼,但没有机会看到大楼的最终落成;六十年后,伦奎斯特主持了对大楼的整体翻新,同样遗憾的是,其逝世时,工程仍在继续。也许是偶然,曾为最高法院大楼修建和维修作出杰出贡献的两位首席,先后长眠于阿灵顿国家公墓。

阿灵顿国家公墓,作为美国爱国者的长眠之地,更是华盛顿最著名的旅游胜地(尽管在行政区划上属于弗吉利亚)。在这个国家,一名战死沙场的普通士兵注定能安息于此,但一名已故总统,不一定有资格配享此殊荣。因为,这里不是政府高级官员或者贵族富商的墓地,官阶与财富在这里不重要,安息者为这个国家作出的贡献,以及人们对他的认可度,才是入葬首要标准。

伦奎斯特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最终归宿,与其他爱国者为邻为伴,并为国人接受,同样不是因为他是首席或者联邦最高法院的掌门人,而是因为人们对其生前功绩的认可与肯定。人们常说盖棺定论,这其实是最好的盖棺定论方式。

或许就司法理念而言,伦奎斯特毁誉参半;但综观其一生,就敬业程度而言,他确实在为这个国家默默奉献,特别是在司法领域。二战期间,伦奎斯特曾在海外服役三年,此后担任这个国家主管总统法务工作的司法部副部长三年,1972年被尼克松总统提名为最高法院官,继而于1986年被里根总统任命为首席官,直至2005年任上逝世。屈指一数,伦奎斯特出任官长达三分之一个世纪,把自己二分之一的时光奉献给这个国家,就此而言,他毫无疑问是这个国家爱国者中的一员,与马革裹尸还的勇士并无区别。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是谦词,也是对平庸者占据高位的无奈评价。但对伦奎斯特而言,功劳确实胜过苦劳,执掌联邦司法系统近二十年,成功(虽然是无意识)地促进联邦最高法院司法理念的保守主义转向于回归,将正直和责任感体现在每起案件审理中,一步步从孤独的异议者逐渐成长为保守派势力的领袖。而且,先后主持美国历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两起案件审理:1999年克林顿总统的弹劾审判(伦奎斯特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个主持参议院的首席官)和2000年的总统大选案,尽管判决带来的争议可能不会平息,但至少体现出在国家关键时刻,伦奎斯特所领导下的最高法院勇于担当的品格。正如当代美国最高产法学家兼法官的波斯纳所言,时间将证明伦奎斯特的伟大,历史将铭记此人。

也许,仅仅是也许,与美国历史上其他著名首席如马歇尔、沃伦相比,伦奎斯特在任时似乎显得有些平淡:个人生活远离媒体聚焦,个性不事张扬,即使是在重要历史时刻,或者较敏感案件处理,甚至说明充分的异议意见时,都能保持高度的克制与自律。但平淡并不代表无所作为,正是他这种不显山露水的处事原则和直率诚恳的领导风格,以及坚持原则,注重形式,追求效率,严格守时的高度自我约束能力,最终使他能够领导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内部日渐占据上风,塑造了特点鲜明,带有保守主义色彩的伦奎斯特法院。正如伦奎斯特首席官传记的译者所言,淡漠从容才能评价其一生,中肯并且恰到好处。

不过,必须强调,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在美国司法领域特别是联邦最高法院,仅仅代表两种不同的司法哲学与理念,并据此指导、左右官对具体个案的处理,对宪法和制定法的解释,以及对先例的遵循,二者不存在孰是孰非,谁比谁更好,在不同历史时期,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往往交替占据优势。但二者都是在回答,或者试图回答,面对新的形势,联邦最高法院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如何用好手中的权杖,恰到好处地解决这个国度、这个社会及人民面临的现实问题。

我们不难发现,1972年伦奎斯特进入联邦最高法院之时,尽管沃伦首席官已经离任三年,保守派伯格执掌最高法院,但沃伦法院的影响仍不亚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自由主义势力仍占据制高点,特别是沃伦法院所确立的司法能动主义,对宪法进行积极扩张性解释,对个人价值最大限度地承认和对个人尊严最大限度地尊重,以及对公民权利的平等保护等自由主义理念仍在持续,并主导和影响最高法院一系列案件的判决。

1973年罗伊案的判决,正是后沃伦法院时代,受沃伦法院宪法变革运动影响的例证。此时的伦奎斯特进入最高法院仅一年,但作为保守主义司法理念的坚定支持者和积极践行者,注定要很长一段时间扮演异议者的角色。面对强大的自由派阵容,伦奎斯特在罗伊案中旗帜鲜明地反对妇女堕胎权,对法院多数意见表示异议,并借此阐述自己的保守主义理念,“不能接受法院以这种方式行使选择,在很大程度上,这一争议(指有关堕胎选择权)应当留待人民和人民所设计的管理事务的政治程序来解决”,也就是强调司法要保持适度克制。

自此以后,保守主义运动与思潮在最高法院开始蓬勃发展,特别是伦奎斯特担任首席官后,又先后有多名保守派官如奥康纳、斯卡利亚、肯尼迪等官加入最高法院,而且保守派官在一定时期相对固定,一度曾有8名官均由共和党总统任命,伦奎斯特伦奎斯特一直扮演着领军人物的角色。尽管有很多人认为,伦奎斯特法院是一个分裂的法院(就意识形态与司法理念而言),但伦奎斯特确实促进了最高法院向保守主义转向。

也就在伦奎斯特长眠于阿灵顿国家公墓的这一年,他的斯坦福同学兼好友,中间派官奥康纳也宣布退休,美国最高法院从此进入了罗伯茨时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